返回

魔神的新郎[穿书]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分卷(7)(1/2)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土豆小说网


新海岸线文学

    【奚沉被带至邺城城主府的后山之中,整个身体浸入极品灵泉之中,因为根骨太差,他因淬体之痛昏迷过去,幸而有阿浮为他护法引导,他兴许就要因淬体之痛命丧此处】

    奚沉万万没想到真相会是如此,当下脱口而出:我之前四肢百骸剧痛,不是因为你把我扔进池水之中,摔断了我的骨头,而灵泉修补了我的伤势?

    阿浮表情终于有了波动:你从那么矮的地方摔入水中,如何能摔断四肢?

    他知晓凡人身躯脆弱,把奚沉扔下去的时候自然用灵力托上他一托,奚沉是距离泉水三寸直落下去的,池面平坦,又有他在旁侧,怎么可能让对方落得这般下场。

    尽管有些难为情,可该认错的时候绝对不能好面子,奚沉立马道歉:是我不好,不该误解你的好意。

    他老老实实认错,只是话锋一转:可若是你扔我下来之前同我商议一句,我绝对不会犯下误会你的错。而且我以为咱们知根知底,平日里对你掏心掏肺,你却隐瞒我良多,修为这么高,也从未对我说起过,这也不能完全怪我对不对?说到底,是他们彼此之间不够信任,才会导致误会的产生。

    神明有自己的道理:我没说过我修为低下,是你不曾问过。

    奚沉一哽,颇有心塞之感:你平日里这也不会,那也不做,走两步歇一步,你不肯对我坦诚相见,我如何能得知你是高人,咱们论迹不论心,只能看你做了什么说了什么。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如何能猜出你在想什么。

    沟通,是人和人建立良好关系的桥梁!奚沉深刻意识到两人之间存在着巨大的鸿沟。他决定趁着这个机会把话说开:道不同不相为谋,你可听过天下无不散之宴席。之前在陈家村,也算是我帮你一把,今日之事咱们两两抵消,我回去便把银钱还你,从此大路朝天,咱们桥归桥说到这里的时候,奚沉尾音一颤,他顿时结巴起来,说话就好好说,你你解衣服干什么?

    薄光笼罩在阿浮周身,让他看上去似高高在上的神明,但圣洁干净的神明却说出了令奚沉面红耳赤,格外寡廉鲜耻的话:同你坦诚相见

    第13章 什么妖怪

    我说的坦诚相见不是这个意思!奚沉一时间都分不清自己的脸倒是被泉水泡红还是自己涨红的,就感觉脸颊烫得惊人,是能够直接烫出温泉蛋的程度。

    阿浮已经入了水,本就不算宽大的温泉池泡了两个人,一下子显得特别狭小起来,奚沉已经退无可退,就贴着池壁往离阿浮远些的地方走,就差说出你不要过来啊之类的台词。

    外罩脱下来了,里衣也脱下来了,阿浮上半身都露在水面上,在金色的阳光和淡淡的雾气中显得格外洁白盈润。非礼无视,万一阿浮真是男装大佬倘若对方真是女孩子,肯定会避开,哪里会这么坦荡。

    奚沉蒙住眼睛的十指分出一条小缝,他睁开眼,透过缝隙看到一片光洁,青年松了一口气,心落了下来,他放下遮挡的手掌,视野顿时开阔,映入眼帘的就是阿浮落下来的头发。

    穿着衣服的时候奚沉觉得阿浮有些单薄,衣服没了,奚沉却忍不住对着阿浮的背影流口水,羡慕的流口水。这是人类能拥有的肩胛骨和脊背嘛!

    恰到好处的肌肉均匀的覆盖在骨头上,少一份太薄,多一份太壮,上半身长宽比例恰到好处,腰杆一点都不刻意就比青竹长得还挺拔,平日里束起的长发披散在雪白的背部,黑与白的强烈对比冲击着眼球。看上去手感极佳的乌发被水蒸气打湿,发尾结成颜色更深的一绺,为这女娲用心才能捏出来的背部增添了一份艳丽之感。

    头发真浓密,奚沉下意识摸了自己的脑袋,然后指尖触碰到一团浓密的青丝,心里松了口气,还好,他头发也不少,这沉甸甸的湿头发,真是一种甜蜜的负担。

    等奚沉再抬头,就见背对着他的阿浮不知何时转过身子来,他猝不及防和对方对了个正着。

    没了衣物的遮挡,喉结很明显,脸到脖颈处的肤色的一样白,细看之下,平日里被衣物包裹的地方其实还要更白皙通透一些,宛若上好的羊脂白玉,纹理细腻。这样好细皮嫩肉的身子,就算阿浮说自己是穷苦人家出身奚沉也不信。

    他拍了下清澈的泉水,原本的自己是个坐班的社畜,天天待在室内,一天到晚见不到多少阳光。换成书里的陈曦之后,水面中倒映出来的还是熟悉的面孔,唯独怎么晒都晒不黑的冷白皮就变成了被阳光晒得很健康的肤色,倒也算不上黑,而是那种像蜂蜜一样漂亮的蜜色肤质。青年鼓了鼓能看但是用处不大的肌肉,本来也不是越白越好。

    奚沉忍不住多看了阿浮几眼,看到对方平坦的胸膛和无法掩饰的喉结,他终于安心下来,目光下意识向水下看去,那种飘逸宽大的裤子被打湿之后,贴在阿浮身上,很明显有一团隆起,规模还挺夸张,是能够让正常男人惊叹的夸张。

    他揉了揉眼睛,神情有些难以言喻,要是规模不大,他还能欺骗自己是上次看差了眼,正常人类都不可能有这种程度吧,还是说阿浮根本不是人。说来也是,这本来就是修仙的世界,除了人类之外还有其他生物,妖、魔、鬼、怪,还有在九天之上的神明和仙人。

    阿浮怎么看都没有仙人气质,初见的时候给人的感觉像鬼魅,可他不怕阳光又拥有影子,很有可能是妖怪。这样白的一张脸,冰冰冷冷的感觉,八成是蛇妖,蛇吃耗子,所以阿浮才会出现在陈家村。

    奚沉脑子里乱糟糟的,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冒出来葫芦娃里蛇精的脸来,腰是够细的,下巴也很尖,除了发型不一样,越想越觉得像。

    见奚沉发愣出神,阿浮神出鬼没的出现在他面前,一只沾了水珠的搭在他肩上,下一秒,青年身上的衣服就没了。

    奚沉双手抱在一起,挡住身体,感觉这样还是不够安全,猛地蹲下来,一脸警惕的看着阿浮:你干什么?!

    他也算是读了无数本小说的人,人和妖之间是不会有好结果的,做朋友和小伙伴可以,别的可不行!不管是他或者是原身,可没有男主那种体质,和妖厮混,会造天谴的!

    阿浮的回答让奚沉深感羞愧:你泡在泉水里,没有衣物才更好吸收灵气。

    灵力不断的从泉水之中渗透进来,身上的衣物再薄,都是阻碍。况且正常人都会脱掉衣物泡澡,哪有穿着一身湿哒哒的衣服下水的。

    看着阿浮纯洁正直的眼睛,奚沉感觉自己可能是想太多了,他不应该拿被现代网络荼毒过的思想去揣摩一个古代人,或者说古代妖。

    他把整个身体浸入水中,感受着灵力涤荡着这具躯壳,经过了最初洗髓伐经的疼痛之后,后期的灵力吸收过程逐渐轻松起来,仿佛全身的毛孔都被打开,和按摩一样,酸爽后是无比的轻松畅快。

    奚沉沉下去,浮起来,浮一会,又沉下去,起起伏伏过了小半个时辰,感觉气氛还不错,试探道:你的名字叫什么,应该不是阿浮吧。

    在这个有灵异之力的世界,名字是非常重要的存在,他可以理解,对待陌生人不能轻易告知真名,可他们也算是同过甘,共过苦的人。

    浮。阿浮是为了方便称呼,他们所在的陈家村区域,大部分人都会在名字前面加个阿字作为亲近的称呼,阿沉阿浮,邺城这边则习惯前面加小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