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魔神的新郎[穿书]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分卷(22)(1/2)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土豆小说网


新海岸线文学

    和之前看到的小猫咪不一样, 风青此时此刻有一头成年的狮子那大,毛发很长,看起来比之前威风凛凛多了。

    他动了动自己手指上的红线,可以明显看到阿浮的手肘也在动,对方疑惑的看着他:怎么了?

    奚沉走了过去, 抓住了阿浮的手,两个人十指交握,对方温热的体温通过相连的地方传递过来, 这种熟悉的感觉,是阿浮本人没错。

    这是什么?大猫猫风青又再次变回了人形,顺着他的话看过去,大殿的正中央比之前多了一样东西, 一把插在石台上的剑,它的外表看起来破破烂烂的样子,黑褐色的锈迹布满了整个剑身, 一副丢在垃圾堆里都没人愿意捡的样子。

    看过了刚刚上演的情景剧的奚沉一下从它的形状看出了剑的身份, 这肯定就是献祭了鲛人王族性命, 在战场上大放光芒的神剑没错。

    风青没有找到鲛人泪的线索,第一时间就走上前拔剑, 但他用了九牛二虎之力,还是没能□□。

    明明这把看起来轻飘飘的,剑身也十分狭窄,风青额头上都冒青筋了,这剑还是纹丝不动。

    阿浮, 这是你的剑吗?

    奚沉想到了那张和阿浮很像的脸,说是相像,是因为两个人的感觉很不一样,就像是大王子和小王子,五官有七成的相似度,就因为气质差异太大,一看就是两个人。

    画面里的神明和阿浮正是气质上的差异,五官上也更加精致,就是因为对阿浮足够了解,一张脸看过来千百遍,随便在人群中都能一眼看见,奚沉才会认出那陌生神明的脸。

    魔神看着剑,没有直接回答奚沉的问题:你刚才问我在哪的时候,看到了什么东西?

    奚沉迟疑了一秒钟的时间:我看到了这把剑的过去,我也不知道真假,但是它在我面前演绎的场景就是如此

    他简明扼要的把鲛人大王子和小王子的故事说了一遍,尽量不带主观色彩,客观性的去描述这个故事。

    天底下怎么会有这么塑料的兄弟情,这小王子满脑子情情爱爱的,那么简单的伪装都没看出来,完全是被情爱蒙蔽了双眼。大猫猫风青耳力绝佳,他拔不动那剑,又没别的事情干,听到奚沉同阿浮讲的故事,忍不住发言。

    他虽然不是什么王,但也是整个苗城猫族的头领,要为自己一族的族人负责任,同时他还是一家之主,虽然没有弟弟,却有两个漂亮可爱的妹妹,听到鲛人的故事,一下子就带入了大王子。

    风青不发言还好,一发言,奚沉就一言难尽的看着他。风青还好意思笑话人家小王子,他自己一样是个为爱发狂的家伙,真论起结局来,并不比小王子好哪里去。

    奚沉说:我觉得这剑中的剑灵应该就是鲛人的小王子,想要拔剑,应该需要需要得到剑灵的认可。

    若阿浮就是这把剑本来的主人,那肯定是要阿浮上。

    这个故事是真的。

    只是剑灵并非小王子,而是炼成这一把剑的大王子。剑虽有灵,却需要一个用剑之人才能将它发挥出最大的威力。作为罪魁祸首的小王子,愧对于兄长,愧对于族人,怎么可能驱使的了兄长灵魂炼成的利剑,况且这利剑不仅有他的兄长,还杀死了他心中的爱人。

    拿不起剑,又为了守护族人,小王子献祭了自己的灵魂,同他这个魔神做了交易。从交易定下的瞬间,鲛人一族的小王子,就彻底从这个世界上抹去了。

    鲛人生于深海,葬于归墟之中,从归墟入轮回,等到来生还做鲛人。所以大部分鲛人族并没有那么畏惧死亡,死亡等同于他们新生。只是把自己的神魂融入剑中的大王子彻底丧失了轮回的机会。

    如果这把剑折断,毁灭,大王子将会在这个世界上彻底消失。为了疼爱自己的兄长,为了赎罪,小王子成了魔神权杖上一颗闪耀的宝石,而魔神出面击溃了敌人,并且带回了这一柄用鲛人皇的神魂淬炼而成的剑。

    经过神明特殊的再锻造方式,这一柄剑的寿命和威力都变成了原来的数倍。没想到他一架打完,在人间的这段时间,这一柄剑飞回来它曾经的家。

    神明看着这把有些破烂的剑,他只释放了些许神力,剑灵察觉到正主的到来,当即整把剑身都嗡嗡的震动起来,它表面的铁锈被抖落,整把剑散发着神性的光辉,一下子从一把灰扑扑的破剑上升为绝世宝剑。

    剑自行腾空飞起,朝着奚沉和阿浮站立的方向飞了过来。但它并没有马上飞到自己真正的主人手中,而是在奚沉和阿浮之间徘徊。

    足足飞舞了好几分钟,它才乖乖落到了神明在人间的化身上。宝剑认主之后,整座宫殿开始摇晃起来。

    这么多年来,是剑灵在用自己的力量维持着这座宫殿的完好,它离开之后,阵法失去了阵眼,地宫自然无法再保留下去。

    对话框再一次冒出来

    【奚沉同风青三人一同下深海寻宝,他见证了鲛人一族凄美动人的爱情故事,取得了一把绝世宝剑,这是一柄神明才能动用的剑,不过仅仅是元婴期修为的他无法驾驭这把神剑。地宫坍塌在即,眼看着诸多宝物将会随着鲛人坍塌的宫殿一起葬入其中,奚沉选择了___】

    不留下来可能会错过其他宝物,可是留下来八成会死。

    奚沉脸色骤变:不好,这座地宫要塌了。

    阿浮,你把剑拿好,我们赶紧走。 他说完拉着阿浮就走。

    风青还一脸无法接受的表情,他废了这么多力气,就是为了在宫殿之中:鲛人泪!

    这两个人至少有收获,他什么都没有。

    奚沉瞪了他一眼:都什么时候了,还惦记着鲛人泪,你看哪里值钱的东西,都收起来,好歹能捞着点东西。

    没了剑灵的镇压,深海之中放出了极其可怕的怪物,奚沉都没看到怪物的真面目,就感受到了那种危险降临的心悸。

    他对风青仁至义尽,提醒过后拉着阿浮就跑。后者愣了一瞬,到底还是放弃未知的宝藏,跟着也从宫殿之中跑了出去。

    大厦倾倒,地面还冒出了一只巨大的海底妖兽,这妖兽生得十分丑陋,从高处看全貌,像是一只巨型七星鳗。

    这玩意可是倚靠吸血为生的,杀伤力十足,沾上一点命就没了,而且在它出现的时候,奚沉就感受到了高等级生物对他这种低等级修士的威压。

    对话框还在闪烁,给他介绍了这七星鳗的来历,当年鲛人族失去了自己的皇和小王子,他们再一次推举出了新的族长,新的族长能力有限,没有办法护住这一块宝地。所以他们决定举家搬迁,离开着是非之地,另建一座独属于鲛人的新城池,也好让那些总是想要从他们身上榨取宝物的人类找不到他们的痕迹。

    这也是为什么,奚沉看到的鲛人一族的宫殿荒芜破败,没有任何人类的痕迹,在十几万年之前,鲛人族就已经不住这里了。他们在通道上看到的尸骨,便是鲛人一族给这座宫殿设下的防护。

    但防护是有限制的,而且随着时间的流逝,防护也坏的七七八八,各种乱七八糟的海洋生物进入这座宫殿,这丑陋的七星鳗,正是汲取了宫殿里的灵气,吃掉了大量妖兽和寻宝的修士才生长成现在这副样子,要按照人类修士的修为来算,这妖兽将近化神期。

    它最近没什么食物,其实是处在休眠期,就因为拔了神剑,地宫振动,才引得七星鳗出来。

    奚沉赶紧在对话框上加顺利逃脱的buff,拉着阿浮走的向上游的快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