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魔神的新郎[穿书]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分卷(23)(1/2)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土豆小说网


新海岸线文学

    他一言难尽的看着阿浮,正打算同自家道侣咬耳朵,说清楚家庭经济状况,就见神明不知道从哪拿出来同避水珠差不多大小的蓝色宝石,流光溢彩,熠熠生辉。

    阿浮把这两颗宝石分别镶嵌在两只手链的空洞之中,重新把手链戴回奚沉的手上,一人一个,细看之下,宝石的形状还被切割过,一边是一颗心,一边是一支箭,合在一起,就是一箭(见)倾心。

    神明认认真真的把两块宝石的位置对好:你编织的东西,不能就这么给出去。

    只是随手编织的东西而已,在奚沉心中,它并不是什么多珍贵的礼物,但这样被阿浮看中,他感觉自己像是吃了一大块蜂蜜膏,甜到发齁。

    海面上的漩涡的确是消失了,拿着两颗避水珠的猫妖犹豫了一下,把珠子佩戴好,正准备下水,水面冒了些泡泡出来,他大惊失色:水里有动静。

    负责放风的守卫立马进入全面戒备。

    灰色的毛毛从水面冒出来,紧接着冒出来的是一只猫猫头:是我。

    船上还空着手的人连忙上前,齐心把大猫拉了上来。跟着风青的猫族护卫失声惊叫:族长,你的眼睛怎么了。

    第41章 最好的容器

    风青怎么了?奚沉下意识的顺着之前说这话的人看过去, 就看到风青的脸颊上蒙了一层发带,发带周围裁剪不齐,一看就知道是从衣服上胡乱撕下来的。

    不仅如此, 明明都带了避水珠,奚沉和阿浮身上都非常干燥,而它的毛发却被海水打湿,湿漉漉的贴在庞大的身躯上,看上去狼狈非常。

    听到族人的声音, 风青踩在船板上往里走了两步,确定自己已经安全之后,大猫猫头一下子缩了水, 变成了小猫猫头。

    原本宽大的发带绑住了风青的眼睛,现在一下子变成庞然大物,把整只小猫都笼罩进去,没一会, 小猫露出了可可爱爱的脑袋。

    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原本风青两颗漂亮的猫眼睛变成两个黑布隆冬的洞。就连奚沉这种和风青没什么感情的, 看到眼前画面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

    失去了眼睛的风青心情坏到了极点, 他从自己的储物灵器中倒出各种灵药试图修复这一双眼睛, 但是没有用,不管什么药物涂到眼睛上, 都没有任何用处。

    奚沉忍不住开口询问:这是发生什么了?

    明明风青跑得更快一点,没道理受这么严重的伤,而且还比他们更晚回来。

    就是啊族长,到底发生什么了?

    问这话的妖族一边帮风青在一大堆瓶瓶罐罐之中找药,一边警惕的看着奚沉两人, 大有风青说是奚沉他们袭击的,他就立马把这两个家伙叉下去的架势

    风青停下了手里的动作,迟疑了片刻后才开口:我在下面碰到了化神期的妖兽,回来的时候不小心伤了。

    化神期?!在船上的修士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在大乘期之后,便是炼虚,炼虚之后就是化神,化神修士意味着离仙界之差一步之遥。而同等样修为的妖兽,实际上还要比大部分人修强上半个境界。

    像风青这样出众的大乘期妖修,顶多能够越一个大境界打怪,对上化神期,只有被碾压的份。风青能够从化神期妖兽手下逃走,只损伤一对眼睛,简直是不幸中的万幸。

    有居安思危的舵手反应过来:那咱们是不是得赶紧回去?万一它出来之后,咱们加起来也不够它吃的。

    高等级妖兽所在的地方,必有重宝,要是大乘期的妖兽,他们还敢拼一拼,化神期谁敢硬碰硬。更何况他们当中修为最高的那个现在还瞎了眼睛,战力大跌,就算真的有什么宝藏,他们也得有命去拿才行。

    几个低修为的修士光是脑补都要把自己给吓软了腿,哆哆嗦嗦的说:那漩涡消失是不是就是因为那化神妖兽?!

    是啊,我之前还看到非常多的妖兽到处蹿。

    这些护卫七嘴八舌把场景脑补了完全,自己成功说服了自己:我觉得八成是,赶紧划船,咱们立刻返航!

    跟在风青身边忠心耿耿的猫族护卫搀扶着他:族长,船舱灵气更充裕,我扶您进去修养。

    风青到底是见过大世面的大乘修士,也不是没有受过伤,

    奚沉张了张嘴,本来想说那妖兽已经没了,大家不用这么紧张。可话到嘴边,他又咽了下去。两方人马并不相熟,他说的话这些人也不会信,横竖他们该拿的东西都拿全了,本就要返程,没必要横生枝节。

    他看向阿浮:咱们也回船舱去吧。

    离开的时候,他从那个坍塌的宫殿里收了不少东西,也不知道有没有什么用的上的。待在船上太过招人眼。

    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之前在海中的时候他不方便检查,等回了船舱,一定要里里外外的检查一遍阿浮的身体,免得他受了伤不自知。

    怕化神期的妖兽追赶上来,驾驶大船的修士齐心协力拼命赶路,本来是三四日的路,硬生生被他们压缩到一日。

    船外的风景变化的飞快,波澜壮阔的海景都变成了看不清的模糊画面,不过这会船上也无人欣赏海上的风景。跟随风青的几只妖族忧心忡忡的守着族长,而奚沉解了自家道侣衣裳,仔仔细细里里外外的检查阿浮。

    表面的确没有什么伤口,但不知道是不是奚沉的错觉:阿浮,你的肤色是不是比之前更白了?

    其实现在天色比来的时候更加昏暗,可是阿浮却显得比在阳光底下还要白,甚至可以说得上是冰肌玉骨。

    后者低头看了一眼:也许。

    他并不是很在意自己的身体状况,毕竟这具人类的身体实在是太脆弱了。

    奚沉一下子紧张起来,指尖在阿浮的胸膛上戳一戳,然后在后者的腹肌上轻轻的按压:有没有觉得疼?

    阿浮老老实实的摇头:没有。

    这么轻的力道,他几乎就没有感觉。

    那这里呢?

    奚沉接着轻轻挠了挠,然后得到了答复:有一点痒。

    他稍微松了一口气,还好,感觉是正常的,奚沉正准备给对方拢起衣服,一滴温热的东西落在了他的手上。

    奚沉的瞳孔瞬间放大:血?!

    阿浮流血了!他一抬头,发现是阿浮鼻腔落了下来的血。

    赶紧仰头,不对,不能仰头。怎么会流鼻血?

    小时候经受了太多的电视剧荼毒的奚沉脑海里第一个冒出来的就是白血病,绝症,一下子紧张的不得了。

    没什么。阿浮混不在意的擦掉,你看现在什么事情都没有,应该只是下了海,有点不适应而已。

    出海会有这种症状吗?可是咱们以前出来的时候你也没这样过。

    肯定还是那个奇怪的化神期妖兽的缘故,奚沉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阿浮看,对方刚说这没问题,就血流如注,这次不只是鼻子了,眼睛耳朵嘴巴,七窍流血,而且皮肤也变得透明,就好像是里面的血液全都会奔涌而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