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魔神的新郎[穿书]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分卷(32)(1/2)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土豆小说网


新海岸线文学

    奚沉终于看到了神明的另外一面,对方小心翼翼捂住不让他看到的那一面。阿浮身上的衣服本来是浅色系的,这是和他在一起的时候, 两个人一起到店里挑选的衣服,还是情侣装。

    但是这件在打斗中都没有沾染上一点灰尘的浅青色衣袍在这一瞬间已经变成了纯然的黑色,黑色本来代表着污浊、肮脏, 一切负面的东西, 但是这种纯到极致的黑, 是所有负面情绪的几何体,衣袍的每一个角, 每一块布料,仿佛都承载着一个灵魂的绝望的呐喊。

    恐惧、可怖、怨恨、憎恶,穿着这样衣服的神明看着他,声音充斥着被背叛的委屈:你明明是我的新郎,为什么会选他?!

    这不是平时的阿浮, 但就算阿浮变了,他也是他的道侣,两人之间的红线还牵的牢牢的,只是红线之间乱七八糟打的结和上下飞舞的样子透露了神明此刻极其负面的情绪。

    奚沉喉结上下滚动着,表情十分的微妙复杂:我没有选他,我从头到尾选择的都是你。我和他没什么关系。

    前一秒陈曦救了自己,后一秒又在和自己撇清关系,这完全是在为自己着想。如果换做是别人,龙长鸣肯定毫不犹豫的跑了,可是在这个时候,他还是犹豫了一下,然后从自己的口袋中掏出一面镜子,直接朝着奚沉投掷而去。

    陈曦,快躲开!

    奚沉并不知道那个镜子到底是什么东西,可还是下意识冲上去,拉了阿浮一把,他怒瞪龙长鸣一眼:都说了我不是陈曦,陈曦早八百年前被你抛下的时候就死了。

    龙长鸣心里沉甸甸的,陈曦果然还是在怨恨自己。

    难道你认不出你自己的好兄弟吗?奚沉不管三七二十一,先牢牢握住道侣的手,试着让陷入愤怒中的魔神稳定下来,紧接着又斥责龙长鸣,他和你相处了这么长的时间,他是什么性格,长成什么样子,我是什么性格,难道你分不出来?只是五官相似,就能乱认兄弟。

    龙长鸣想必心里清楚得很,只是一时半会儿不愿意承认。

    奚沉又转过头看着阿浮,温言细语的解释,他不能死,他要是死了的话,就是让你的死对头如愿以偿,万一对方恢复了全部的力量,阿浮你现在不一定能打得过。

    魔神周围紊乱的气息有了一瞬间的停滞,仿佛在怀疑奚沉的话的真假。奚沉紧紧的握住阿浮的手,完全不顾自己是不是会受到伤害,是不是能够承受神明的力量,他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直视着神明瑰丽神密的眼睛:我说的都是真的,没有半句谎言。

    奚沉现在的身体毕竟还很脆弱,因为直视神明过长时间,眼睛里有温热的液体流了下来,奚沉眼前的世界像是电视机的雪花屏一样闪了闪,彻底陷入黑暗之,顺着眼睑留下来的液体带着铁锈的气息,不是眼泪,是眼球破损流出来的血。

    下一秒,一只微凉的手覆盖在奚沉他的眼睛上,清凉舒服的感觉从手上源源不断的传递过来:不要看了。

    这个声音虽然声线还是有区别,但是语气听上去就和平日里的阿浮差不多了。魔神并不擅长治愈,哪怕他是神明,想要治好自己破坏的东西,就得花费十倍甚至是百倍的神力,但是没有恢复到巅峰状态的他还是毫不犹豫的把自己身上的神力全部都输入到奚沉的眼睛之中,动作万分的小心翼翼。

    奚沉闭着眼睛,抓住了阿浮的手:他是神明的转世没错,但是转世,并不代表就是完整的神明,正相反,只要他还活着,另外一个神就永远不会完成。如果他要是死了,你的对头才能活,所以阿浮,你不能现在杀了他。

    在魔神和龙长鸣见面的时候,奚沉的脑海之中瞬间涌入了并不属于这个时间点的记忆,那个从开始一直在他的身边蹦来蹦去的讨厌对话框,不是别的,正是两位上古神明之外的第三者,天道规则。

    龙长鸣,是天道偏爱的天选之子,也是所谓神定之人,他背负着这个世界的大气运,大气运者,必须要公平公正,不能沉溺于情情爱爱,也不能够优柔寡断,为世间牵绊。

    所以龙长鸣一开局就死爹死妈,送走了相依为命的爷爷,又送走了相互扶持的好兄弟,虽然龙长鸣大开后宫,但是那些所谓的后宫佳丽,对他来说不过是红颜枯骨,没有一个是龙长鸣的真爱,更像是考验或者说是工具人。原定的剧情之中,龙长鸣的确是能够成功顺利飞升,成为修真界的第一人,一路收割各种前辈们留下来的资源,然后飞升之后继续打上仙界。

    【但是他失败了,因为x神的算计!】

    由于作者烂尾了,呈现在其他人眼中的故事就是魔神是幕后黑手,是杀死龙长鸣的恶毒神明,可魔神不出手,龙长鸣也根本不可能成功飞升

    奚沉所在的这个书中世界,表面上是男主的升级流故事,可是实际上,男主龙长鸣就像是楚门的世界中的那个楚门,一切的轨迹都是在有心神的安排下。

    其实奚沉在穿书的时候,第一时间就思考过类似的话题,他奚沉能穿进了一本书里,和书中的角色发生纠葛,那他本人呢?是不是也是某本书中的角色。另外一个看着他的故事的人,是不是又是别人眼中的故事角色。

    但是他很快意识到,是不是书里的角色在奚沉看来,其实没那么重要,因为世界是鲜活的,周围的每一个都有血有肉,当他们变成会有自己想法的人,整个世界就从单薄的二次元变成了立体复杂的三次元。奚沉眼中的阿浮是鲜活的,是立体的,矛盾的,会笑,会生气,会流血。他没有轻视过书里的任何一个角色,也时时刻刻警告自己,不要把人命看得太轻,也不能让自己负担太重。

    人活在这个世界上,只要自己觉得自己的生命有意义,在自己的范围内做了努力,那生命的存在就是有意义的。

    龙长鸣的故事很狗血,可是在这个世界,龙长鸣也是有血有肉的人。

    在对话框表明自己真身的时候,奚沉忍不住在脑海里吐槽所谓的天道:不在有心神的安排下,那也是在你的安排下,反正都是被不明势力操纵的角色,有什么区别?

    对话框还委屈上了:【那怎么能一样,我给他安排的是好的命,又不是坏的命,你们人类在命运上挣扎,不就是为了把坏的命变成好的命。再说了,命运线不是一成不变的,最终的走向还是依靠每个人自身的选择】

    天道安排的命运,只是一个大概,而不是具体到每一步,每一个人在无数的人生中都会走在不同的岔道口,做出不同的选择,可能就会走到不同的终点。

    【总之命不命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那个家伙就算准了他的性格,每一步都安排好,最后拿我的天命之子祭天】

    就像是天道说的那样,虽然每一个人都有命,但是每个人的命运都是不一样的,有的人天生命苦,有的人却是生在富窝里,所以才有所谓逆天改命的说法,人类凭借自身的努力把看起来坎坷不平的命改舒服点。

    龙长鸣的命,也是一直朝着这个方向在努力。就像每个人出生的命就不一样,对有故事世界构成的天道来说,每个人的命分量当然不是一样重的,他的天定之子灭亡,世界线崩塌,其他人撑不起故事,作为故事背景的小世界就跟着一起分崩离析。

    【你接触到的那些人和事物,猫也好,狗也好,鱼也好,天命之子崩了,它们也会跟着崩,你所钟爱的一切都会在你还活着的时候,在这个世界上消失】

    天道这一次说话的时候就特别的冷酷,像是一台只会按照既定的程序运转的机器。

    可恶的神明,从运行的法则之中窃取了力量,里面是代表着光明和正义的神明,可是做的比毁灭的神明还无耻。

    为了维护整个世界的正常秩序,它只能强行把故事重启,试图把一切都导回轨道上去。但是它失败了很多次,以至于自身的力量在不断的削弱。最后没有办法,只好从外部拉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