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特有引力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分卷(23)(第1/5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御宅屋排行榜

身上一阵阵的往外冒冷汗,岑柏言咬着牙,寻思那瘸子现在指不定躲哪儿哭呢,他就不相信宣兆能忍住不找他,他还就真他妈的不信了!

    合作愉快。

    同一时间,出租车停在了中心公寓的大门,宣兆挂断了一个远洋电话。

    他刚刚收到一份电子邮件,查到了一个离岸账户,注册地是个从未听说过的小岛,登记在册的法人正是万千山。很明显,这个户头是用来避税和转移财产的。

    万千山野心勃勃,怎么会只满足于从宣家偷来的祖产,宣兆这几年一直暗中频繁接触他外公当年的生意伙伴,同时境外雇佣的私家侦探也不断调查万千山的经济情况,终于被他摸到了一丝线索。

    宣兆一手拄着拐棍,一手撑着伞,肩背绷得笔直,一步一步穿过公寓里的中心花园。他神情冰冷,经过便利店要了一杯热美式,袅袅的热气升起,很快又被撕裂在风里。

    进了家门,宣兆进书房把那份电子邮件打印了出来,接着陷进浅灰色的布衣沙发里,对着那份薄薄的文件沉思许久,像是要把上面的每一个数字、每一个标点都牢牢印在脑海里。

    房间里没有开暖气,咖啡很快就凉透了,宣兆抿了一口,过于生涩的口感让他眉头轻拧。便利店的咖啡效果不佳,非但不能提神,反而让他觉得困倦。

    宣兆叹了一口气,下意识看了一眼手机,想起岑柏言刚才说他发烧了。

    他还好吗?

    宣兆指尖动了动,最终克制住自己想要回消息的冲动,慢慢缩起双腿,闭上双眼,蜷进了柔软的沙发里。

    淋了那么大的雨,怎么会不生病呢?

    陈威那么粗心大意,能照顾好他吗?他们寝室有退烧药吗?医务室晚上还开着门吗?

    脑子里不受控地冒出一连串问题,每一个都和岑柏言有关,宣兆眉头紧锁,一只手紧攥成拳,抵着眉心的位置,反复告诫自己不要想他不要想他。

    然而宣兆越是这样自我警示,就越是心烦意乱,有两个声音在他耳边拉扯,他觉得自己就快要被撕成两半了,一半留在昨夜的急诊室里感受着岑柏言的体温,轻声说柏言是无辜的呀,另一半在这个空荡荡的高级公寓里冷眼旁观。

    而后,那个理智冷漠的声音再度响起,问他宣兆,你忘了那场车祸吗,你忘了你是怎么成为残废的吗,你忘了外公是怎么死的,忘了妈妈只能在监牢般的疗养院里度过余生了吗?

    没有,没有,我没有忘记,只要我还有呼吸的每一秒钟,我就不可能忘记!

    宣兆在心底无声地呐喊,每一个字都带着皮肉模糊的血气。

    终于,他紧缩的眉头逐渐熨平,略微急促的呼吸也渐渐恢复平稳。

    当年七岁的他也是无辜的啊,怎么就没有人来救救他呢?

    宣兆双手抱着膝盖,脑袋深深地埋进手臂里。

    岑柏言再醒来,清晨五点四十九分。

    窗外天还是黑的,手机的消息提示栏也是黑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