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特有引力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分卷(29)(第1/5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御宅屋排行榜

都是怎么欺负你的?岑柏言把宣兆紧紧扣在怀里。

    宣兆呼吸短且急促,很多画面像开了闸的洪水一样猛冲而来。

    说他是瘸子,说他妈妈是精神病,推搡他,踩他的脚,在他上厕所的时候故意围观,体育课上用篮球砸他,不学无术的小混混专门抢他的钱。

    他收到女孩子的情书会被讥讽,考第一名会被讥讽,作为学生代表在国旗下发言会被讥讽,因为他是瘸子,干什么都会被讥讽。

    宣兆常常回忆这些场景,越是锋利的刀才能把他磨得更坚强,后来他已经能够面不改色、处变不惊面对这些不堪的回忆。

    然而这一刻,在岑柏言温热的安抚下,宣兆竟然觉得眼眶湿热,明明他已经不觉得委屈、不觉得伤心了。

    不是要我救你吗?岑柏言叹了一口气,我迟到了。

    .没有。宣兆艰涩地挤出两个字。

    岑柏言亲了亲宣兆的额头:七岁的宣兆。

    宣兆五指难以控制地蜷缩进手心。

    岑柏言接着亲了宣兆颤抖的睫毛:八岁的宣兆。

    .柏言。

    下一个吻落在眉心:九岁的宣兆。

    .

    顺着鼻梁,到精致的下颌,再到喉结、颈窝、肩头,从七岁的宣兆到二十二岁的宣兆。

    最后一个,岑柏言牵起宣兆的手,像一个真正的骑士那样,虔诚地弯下腰,滚烫的吻落在了宣兆手背上。

    二十三岁的宣兆。

    宣兆恍惚中想,岑柏言真的来救他了吗?

    七岁的他,八岁的他,九岁的他.二十三岁的他。

    他怔愣地看着岑柏言的脸,目光有些茫然且陌生。

    在想什么?岑柏言拍拍他的侧脸。

    宣兆喉结一动,垂眸遮住了眼底的黯淡:如果我真的是七岁,八岁,或者九岁.就好了。

    傻不愣登的,岑柏言笑着抱住他,现在也不迟啊。

    宣兆埋首在他颈窝。

    迟了,岑柏言,真的迟了。

    岑柏言在宣兆这儿黏黏糊糊了一下午才肯走。

    他抱了宣兆,亲了宣兆,却怎么都觉得不够似的,吃完饭宣兆洗碗他也要从后边抱着,最后打碎了一个碗一个勺,被宣兆冷声赶走了。

    明天我来接你,岑柏言卡在门缝,今天的会还没约完呢。

    知道了知道了,宣兆挥挥手,快回去吧。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