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特有引力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分卷(44)(第1/5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全能影院免费观看


御宅屋排行榜

东家一贯是疏离冷淡、赏罚分明的,从来没有说过这样温情的话,那头的人显然愣住了,过了小半晌才受宠若惊道:您、您也新年快乐。

    听筒的另一头传来摔炮噼噼啪啪的声音,伴着小女孩清脆如银铃的欢笑:爸爸!看我的飞天大炮弹!砰砰砰

    宣兆也被这样热闹的年味儿感染了,侧耳静静聆听了片刻,笑着说:谢谢。

    电话挂断后,一切便又重归寂静。

    没有砰砰炸裂的摔炮,没有咋呼玩闹的小孩,只有洁白如雪的瓷砖和刺鼻的消毒水气味。

    宣兆眼底迅速掠过一丝落寞,紧接着轻呼一口气,兀自抹掉那些不应该有的情绪。

    他早都该习惯了,过年不过年的,和他又有什么关系。

    宣谕的药里有镇静成分,她午饭后吃过药就睡着了。

    宣兆在床边坐了会儿,宣谕察觉到儿子还在,费劲地撑开眼皮,想和宣兆说说话,宣兆给她仔细修剪了指甲,轻声让她睡吧,宣谕笑了笑。

    要是他在,宣谕连觉都睡不好,于是宣兆轻手轻脚地离开了疗养院。

    西郊人烟罕至,大过年的更是连车都叫不到,宣兆拄着拐,深一脚、浅一脚地往回城的方向走,走了将近一个小时,经过一个生态村才依稀见到些人影。

    宣兆四肢都要冻得不动了,左膝几乎变得僵直,连屈一屈膝都疼痛难耐。

    也不知道是因为天儿太冷了,还是因为这段路只有他一个人踽踽独行。

    村里的孩子穿着棉衣跑来跑去,大红灯笼高高挂在屋檐下,新贴的对联墨迹还很新鲜。

    宣兆在公交站的长椅上坐下,沉静地打量眼前这充满烟火气的一幕幕,有个孩子注意到他,伸手一指:那个哥哥怎么拄拐杖啊,他不会走路吗?

    胡说八道!真没礼貌!一个妇人立即把孩子抱起来,对宣兆抱歉地笑笑,对不住啊帅哥,这孩子就是欠打。

    宣兆说没关系,妇人打量他片刻,问他是不是要进城:我男人就是出租公司的,让他载你呗!

    宣兆正愁打不上车,于是便应了,这妇人也是个精明的,让宣兆别打表,直接发个六六六的大红包。

    上车之后,司机问他去哪儿,宣兆说先往东边开。

    巧巧打电话给他拜年,邀请他去吃年夜饭,宣兆婉言拒绝。

    他好像生来就和温馨、和睦这类词语没有缘分,要是他去了巧巧那儿,龚叔对他少爷长少爷短的,巧巧的父母肯定不自在。

    司机又在催促让宣兆赶快给个详细地址,宣兆下意识地脱口而出大学城,话一出口他就顿住了,少顷垂眸说:花园公寓。

    大学城的那间屋子是恒温的,温暖且明亮,住在里面的宣兆也是柔软和善的,但实际上那并不是真的他,那里的一切也并不属于他。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