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特有引力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分卷(79)(第1/5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御宅屋排行榜

龚巧忽然哇一声哭了起来。

    小姑娘出事后显出了超乎寻常的镇定,她带着内衣裤第一时间到医院做鉴定,然后报|警告知警|察她被强|暴了,接着通知家人来医院。

    在等待的时间里,往来的人中总有窃窃私语,小声讨论着就是这小姑娘说自己被强|奸了,好好一个小女孩,看着这么乖,好可怜啊。

    龚巧紧紧攥着拳头,反复在心里告诉自己我是受害者,我不羞耻,我要勇敢。

    到了此刻,龚巧终于崩溃了,她一头扎进宣兆的怀里,眼泪迅速打湿了宣兆的上衣。

    哥,原来公主裙是送给她的.是她,卓非凡和她.

    龚巧嚎啕大哭,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宣兆抱着龚巧,看见小姑娘脖子上都是淤青,耳根上也有伤痕。

    他哽咽了一下,仰起头把眼眶里的酸意憋了回去。

    龚巧生日前夕,卓非凡下单购买了一条她夸赞过的裙子,然而这条公主裙最后没有到她手中。这件事像一根刺扎进了龚巧的心里,于是一切都开始变得有迹可循,比如卓非法频繁地说自己要随队去外地做研究,比如他换了锁屏密码的手机,比如他在二人相处时频频开的小差。

    龚巧告诉自己不能有疑心病,他们从小一起长大,她怎么能怀疑她的非凡哥呢?

    可那根刺在她心里越扎越深,那条公主裙究竟去了谁的手里?

    半个月前,岑情忽然加了她的微信,说要和龚巧一起想办法,撮合宣兆和岑柏言。

    宣兆和龚叔从不让龚巧知道那些肮脏的事情,龚巧不了解岑情的为人,自然喜出望外,她知道宣兆常对着手机里柏言哥的照片发呆,两个哥哥如果能够重新在一起,那是再好不过了。

    于是她和岑情往来的很密切,她无意中告诉岑情自己酒量很不好,连那种果酒都不能喝。

    昨天晚上,岑情声称生日,邀请龚巧去参加她的生日宴会,龚巧不疑有他,欣然赴宴。

    后面发生的事情,龚巧已经和警|察复述过了,她被灌了酒,迷迷糊糊中感觉到有个男人在搂她,她想反抗又没有力气,再醒来时是在酒店的床上,她一丝不挂、浑身上下都是狼狈的痕迹。

    直到那个时候,龚巧都没有怀疑过岑情。

    龚巧记得大学第一天,辅导员就说过很多人对艺术生存在误解,给学艺术的女生贴上廉价、放荡的标签,不少同学会因此受到侵害。万一遇到不好的事情,不要慌张,一定要保存证据,第一时间去医院验伤。

    龚巧浑身颤抖,连澡都不敢洗,哆嗦着捡起地上的内衣裤,裹上衣物,踉跄着出门。

    岑情从她的隔壁房间出来,穿着那件华丽的公主裙,对龚巧行了一个优雅的宫廷礼,脆生生地问她要去哪里。

    再接着,龚巧透过敞开的门,看到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