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特有引力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分卷(80)(第1/5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御宅屋排行榜

不可以,不能,宣兆告诫自己,为了个岑情把自己搭进去,太不值得。

    龚叔赶来,将宣兆送到医院,医生为他做了简单包扎。

    龚巧也来了,她看着宣兆狼狈的样子,低声说:哥,是因为我吗?

    宣兆笑着揉了揉妹妹的头:瞎操什么心。

    刚才柏言哥给我打电话了,龚巧低下头,我知道和他没关系,他不用给我道歉。

    是我不好。宣兆说。

    龚巧垂着头:我也很没有用。

    她现在有些畏光,或者说是害怕人多的地方,她整天整天的把自己关在家里的雕塑间里,指腹被刀子磨破了也不停,常常一双手被弄得血淋淋的。

    宣兆垂头看着她缠满绷带的十指:傻巧巧。

    风波稍稍平息后,龚巧回到了学校,她比任何人想象的要来得更坚强。

    岑柏言去看过龚巧,小姑娘一如既往的乖巧,她知道错不在岑柏言,和岑柏言一点干系都没有。

    然而她越是懂事,岑柏言就越难受。他知道自己的妈妈是坏人,犯下了滔天大错,可那毕竟是十多年前发生的事情,岑柏言那时候还很小,什么也不懂,都是这两年从旁人口中知道的真相,他自己并没有什么实感。

    然而这次,这件事却是实实在在发生在他身边,他的妹妹为了报复宣兆而伤害了一个无辜的女孩,岑静香甚至不觉得这件事做错了,她觉得岑情有心计有手段,干得很漂亮。

    岑柏言有些恍惚,一口气堵在心口怎么也上不来,他第一次有了一种极其真实的感受原来我的亲生母亲和亲妹妹是这种人,原来她们是这么不堪。

    他几次拿出宣谕给他的那本《悉达多》,想要翻开又没有勇气,就连面对一本书,他都觉得抬不起头。

    所谓的血缘到底给了我什么?是她们绑架了我,还是我自己绑架了我自己?

    岑柏言不止一次地思考这个问题。

    而宣兆则对万千山开始了更猛烈的扑咬,他不惜一切代价和万千山抢人抢资源,并且直截了当地告诉万千山,他本来不想做得这么绝,都是因为你女儿犯了不可原谅的错,你才要承受现在这些。

    他不让万千山好过,万千山便把气撒在岑家母女身上。

    终于,宣兆收集齐了万千山这么多年非法转移资产的材料,这些东西至少够万千山坐十年大牢。他向万千山下了最后通牒不管用什么方法,只要他能让岑家那对母女公开认错,他就放万千山一马。万千山慌不择路,甚至对岑静香大打出手,逼她们向宣兆求和。

    事实上,宣兆根本没有想要放了万千山的意思,他只是想在万千山进去之前,享受他们这家人狗咬狗的样子。

    次日,宣兆收到了一封邮件,发件人是个匿名邮箱。

    他点击一看,瞳孔骤然收紧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