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二章大冒险

热书推荐: 凌虚阁中文网 思路客推荐!


    班集体得到了好几项荣誉,身为体育委员的曾杰很是开心。

    一向好人缘的他组织班级聚会庆功,立刻得到了班上不少人的附和。

    作为他的同桌,颜琰很给面子地去了。

    班上将近来了一半的同学,分成了几小桌,大家围绕在一起,吃着自助小火锅。

    饱餐之后,时间将近八点,陆陆续续走了不少人,约莫还剩十五六个。有人提议去KTV,得到不少赞同。

    自觉没什么唱歌天赋的颜琰本打算离开,曾杰和丁璇却拉着她不让走。

    丁璇把颜琰的书包往背后一背,对她好生说道:“颜琰你就一起去呗,今天多亏你帮我出了口气。咱们好好放松放松。”赵若琪没在,丁璇很是愉悦。

    房间很大,光沙发凳都有叁排。几个爱唱歌的一进去就抢话筒选歌,颜琰则拘谨地坐在角落围观着这群同学。

    唱了几首歌的李凌潇很是得意自己收获了不少欣赏的目光,见颜琰孤零零坐在角落,便注意到了她:“你怎么不去唱歌啊?”

    颜琰可不想出风头:“我不会唱,还是算了吧。”

    其实也不是真的完全不会唱,而是她会唱的都是从小听到大的经典老歌——奶奶的最爱。她可不好意思在大家的流行歌里插入一手年代歌。

    丁璇走了过来,拍了拍她的肩:“这有什么啊,出来玩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大家又不会笑话你。”

    李凌潇直接上手拉她,试图让她脱离座位。

    颜琰死死抓住沙发背,抗拒地摇摇头。

    “算了算了,你怎么跟彭嘉树那种人一个德行,出来玩干坐着。”丁璇有些郁闷,“玩游戏你总会吧。”

    “要玩真心话大冒险吗?”坐在旁边的于蕾来了兴趣。

    越来越晚,离开的人越来越多。剩下八九个人,除去彭嘉树和颜琰,都已经唱得快没气了。

    没人反对,唱歌活动迅速变成游戏。

    原本的音乐伴奏成了背景音乐,曾杰充当主持,以抽牌的方式决定输赢。

    “今天第一个抽到大王的人必须大冒险哦。”

    运气不大好的颜琰第一个中招。

    想起今天害颜琰跑了800米,曾杰果断选择放水:“给你来个简单点的惩罚,把门打开对面喊叁声我是猪就行。”

    “曾杰你今天怎么这么温柔啊。”

    “就是就是,平时对我们惩罚那么狠。”

    “还有没有点同学爱了,我同桌这不是第一玩嘛。待会儿谁输了我保证来个狠点的问题。”

    颜琰自觉地站在了门口喊了叁声“我是猪”,尽管隔壁房歌声太大导致没几个人能听清,但大家刚开局,就暂且放过了她。

    “你今天穿了什么图案的内裤?”

    “你有没有做过春梦?”

    “你收藏了多少黄色小电影?”

    “你的初吻还在吗?”

    尽是些奇奇怪怪,带颜色的问题。但一问到这些,男生们的表情都眉飞色舞。

    轮到彭嘉树抽中的时候,他主动提出选择大冒险,以免被曾杰那些尴尬的问题给坑到。

    “和左边第二个异性亲一下。”曾杰照着手机上随机选择的惩罚念了一个,“哦豁,我这个可是随机抽的哦。好兄弟,这个大冒险可是你自己选择的哦。”

    众人看着彭嘉树左边第二位的颜琰,开始起哄起来。

    前有狼后有虎,今晚的游戏对彭嘉树实属进退两难。

    彭嘉树皱了皱眉,眼神直盯着曾杰,似乎有话要说

    玩心正大的曾杰并没留意:“我同桌可好说话了,肯定愿意配合你的。别害怕,上!”

    “亲一个!亲一个!”都是些爱看热闹的家伙,巴掌拍的一个赛一个响,以示鼓掌助威。

    “来都来了,别玩不起啊。”不知是谁说道。

    “快点快点!大家都等不及了。”有一人喊道。

    “哎呀别犹豫了,随便亲哪儿就行。”

    迫于无奈,彭嘉树径直走到了颜琰面前。

    他打算向贴面礼那样亲下侧脸就结束,以应付那些喜欢看热闹的不嫌事大的同学们。

    面对着突然贴近的彭嘉树,颜琰清楚地听到自己的心脏在“扑通扑通”地跳动。这种感觉不知道是期待,还是紧张。

    但结果却都一样——她不知道该怎么控制自己了。

    颜琰转动着脑袋,眼睛不知该看向何处,双手更是无处安放。

    “嘶——”彭嘉树痛呼一声。

    她的头磕到了他的下巴上。

    她慌张地伸出手,摸着他的下巴想检查有没有伤口:“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你没事吧。”颜琰今天头上戴了发夹,万一划上到人就不好了。

    “哦~~”见他俩这样,众人的目光开始暧昧起来。

    彭嘉树推开她的手,对周围的起哄声毫不在意:“太晚了,我先回去了。”

    一场玩闹以此告终。

    各怀鬼胎的人却对今晚念念不忘。

    “明天出来玩吗?”走的时候丁璇问颜琰。

    颜琰拒绝了她:“不了,我要出去露营。”

    约好的露营是趟定在10月1日出发的六人行。

    但恰巧徐煜临时出差,胡明宇和他女朋友出国谈生意,一行六人叁人变卦。

    临行出发那天,还有一人眼见熟人不在,匆忙找了借口,只剩路一明和颜琰戴上帐篷开车上路。

    两人一同出游是件极其考验感情的事情。

    钱钟书的《围城》里说:像咱们这种旅行,最试验得出一个人的品性。旅行是最劳顿,最麻烦,叫人本相毕现的时候。经过长期苦旅行而彼此不讨厌的人,才可以结交作朋友。

    所以对和人单独出行这事,颜琰一直是持犹疑态度的。

    但之所以没泡汤,一是杂志编辑不停向路一明催稿,二是章老师给颜琰布置了写生的任务。二人索性把这次出行原定的露营改成了采风。